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畔踏吧

天下无书则已,有则必当读;宴中无酒则罢,有则必当饮。

 
 
 

日志

 
 

盘点我家这些事儿  

2014-12-31 10:22:39|  分类: 一屏不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盘点我家这些事儿
我家面积很大,有玖佰多平。
原来比这还大。上个世纪为了交朋友,有些边边角角的地界儿被老家儿送给了左邻右舍。虽然,到了儿,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一个也没交下。
不仅地方大,家里人也多,十几口子。
人多,事儿就多。老的少的,都需要吃饭。你要吃干的,他要喝稀的,众口难调。
因此,家里的大小事情一概由我说了算,不实行民主。如果有问题,也开会。但这个开会主要是知会一下,走个形式,免得孩子们在底下乱嚷嚷。
我做这个家长不容易。一大家子要吃饭,这个要置办东西,那个要上学,这个要看病,那个要买车,哪哪不要钱?虽然孩子们绝大部分都赚钱,而且赚的还不少,但开销也大呀。再说,钱是多,但究竟有多少我心里也没个准数儿。一些不争气的子孙,这个偷一点,那个拿一点,这个媳妇留些私房,那个女儿糟践些,浪费不少。即使这样,家里的储备还是不少的。远处的咱不说,左邻右舍至少可以比一比。但是,富日子要当穷日子过。再者说,穷亲戚不少,都需要帮衬。就像红灯记里李奶奶说的,两颗苦瓜一根藤,穷不帮穷谁照应?我的原则,宁愿自己家里日子过紧点儿,也要在外面挣面子,哪怕有人说我冤大头。
另外,我还借给了老米家一些钱,大概有一万二左右。我就纳闷,这老米家日子是怎么过的。自己家富得流油,收入多,家里丰衣足食,孩子们吃饱了喝足了,一年上几个月班,要不上一两年班,然后就到处去溜达,游山玩水。一点没有上进心。最让人不理解是,老米这个人,过日子四处借钱,东家借西家借,听说已经借了十七八万了,不知他怎么还。反正我不怕,充其量,我借给他的也就占十七分之一而已。受损又不是我一人儿,要亏大家一起亏。问题是,我家的钱,都是大人孩子一口口省下来的,看病舍不得,上学舍不得,我都让他们自己负担一部分,结果造成他们生存压力很大。如果黄了,我怎么对得起家人?
说起老米,我还得多说两句。居家过日子,什么都得有个章程,什么事都得有规矩。不能什么事都依着孩子们。俗话说,没规矩不成方圆。孩子随便指责家长,随便发表看法,成何体统!如果都依着孩子们,还要家长干什么?什么事都大家说了算,没有权威,怎么领导这么大一家子人?所以,我的看法就是,每家的具体情况不同,人口不一样,素质也不一样,一切都要从实际出发,不能照搬老米家那一套。在这个问题上,我有自信。我的孩子们,不会反对我这个家长,即使个别调皮捣蛋的有一些意见,他们也不敢公开叫板,借他们俩胆儿也不敢。充其量也就是在底下瞎啪啪,翻不起什么大浪。
最近一个时期,我家有些新举措。主要是,多年来,由于不注意卫生,家里滋生了不少蚊蝇。这些蚊蝇,已经严重的危及了我们的生存环境,到了不打不行的地步。不打,不仅影响本人和下一代甚至下几代的身体健康,孩子们不答应。而且,这些蚊蝇也实在是讨厌,吃饭时飞来飞去,走路都追逐着你,嗡嗡叫,让你心烦意乱。更有甚者,一些大胆的还敢落到你的头上,打它吧,它飞了,一会又来了,烦不胜烦。于是,我决定开展一场打苍蝇的行动(不叫运动,那样容易产生歧义)。几天下来,这个行动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受到了全家的一致拥护。所谓一致,是我们习惯的说法,其实,还是有反对声音。至少蚊蝇们就反对,蟑螂跳蚤们肯定也不拥护。这我早就料到了,有一些应对措施。问题是,家里面积大,蚊蝇实在是多,打也打不净,打完了还会滋生。因此,我采取的办法是,有选择的打。首先,打一些经常在耳边嗡嗡叫的苍蝇,打一些吃饭时在饭桌上来回飞的苍蝇,打一些看不出上下眼在头上盘旋的苍蝇。然后,找准方向目标,打几个绿豆蝇,震慑一下那些个小蚊小蝇,让他们不要飞蛾扑火,不要顶风而上,不要逆潮流而动。有人说,打什么苍蝇呀,把卫生彻底打扫一下,让它不生苍蝇不就得了?一些孩子也有这个想法。其实,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会不懂?问题是,如果打扫卫生,就得彻底。这样,就得大动干戈,厨房得装修,卫生间得颠覆,房间布局得改变,家具得换新,墙面得粉刷,阳台得改造,地面得刨了,这得多少钱!?关键是,现在的布局是先辈们留下来的,我要动了岂不是留下骂名?轻则说我败家,重则你懂的。当年,老苏家的小戈,想标新立异,结果,家庭弄得四分五裂,十几个兄弟都出去另立门户,好好一个大家庭,解体了。另外,我觉得,打苍蝇本身也是一种活动,即开展了爱国卫生运动,又锻炼了身体,舒缓了手脚,何乐而不为?再则,孙子们也愿意看我打苍蝇,你想,几个小家伙在边上吵吵嚷嚷,这个说,爷爷,这儿有一个!那个说,爷爷,那有一个,然后我挥舞着苍蝇拍,“啪”一下,左打死一个,右打死一个,除了有成就感,是不是还有一种幸福感?!所以,老祖宗那句话说得对,照过去方针办,没错。
除了这个,还有一件事让我烦恼。原来,我家的小儿子送给了英家,前些年,让我们要了回来。但这个儿子由于一直生活在别人家,上自然的沾染了一些不好的习气。有些事总想自作主张,依着自己的意愿行事。小小不言的,我也不愿言语。但涉及到根本,我就不能不管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在这个问题上,我不会让步,儿子也不行,我不管你大小。这个口子不能开,一开,则不可收拾,以后,他就会提出让我照着别人家的规矩办事,那哪行。我不管你在别人家生活了多久,回来了,就得照我的规矩办,歪门邪道不能走。
除了家里,最近,外面的事也让我烦心。
例如吃油,由于前些年油价总是涨,所以我就和北面毛子家约定好了,长期购买他家的油。但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近来油价持续下跌,可是我还得买毛子家的油。一则,咱不能不守信用;二则,毛子也不容易,和左邻右舍的关系弄得都不太好,外面没多少朋友,家里也是按下葫芦浮起瓢,日子过得挺艰难。从历史上看,虽然毛子也不咋样,原来我家房后的园田地,就被他家弄去了不少,因为一些琐事,过去经常叽叽咯咯,但这些年关系还是不错的。总之,一切向前看嘛。不能因为过去影响现在,更不能因为过去影响将来。从现实看,毛子有时候说大话使小钱,总是想自己合适,不太考虑别人的感受,说白了,就是鸡贼。但我有我的考量,只有和毛子搞好关系,才能一起对付老米,别看我借老米钱,从根本上说,老米同我与毛子是两种人。因此,对毛子,一定要求大同存小异,不能较真儿。
再说小高。小高原来是我的部下,一直都是我罩着。当年,他们兄弟打架,老米向着老大,即大高,我就向着他。说起来,我也知道是小高挑事,想自己说了算,先动手打了大高。结果,大高由于身体条件不如小高只好落荒而逃。老米看不惯,纠集了一些人来帮大高打小高。在这种情形下,我和毛子挺身而出,毛子出钱,我出人,和他们干。闹了归齐,高家还是像原来一样,兄弟俩各过各的,枉费了我们的人财物。现在看,还是人家老大过得好,老二不行。小高这个人呀,怎么说呢,不争气。不仅不争气还不听话,没事净鼓捣些没用的。说一千道一万,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才是硬道理。日子过不好,谁都瞧不起你,说啥都没用。小高年轻,年轻难免气盛。整天牛逼哄哄的,好像谁都欠他的似的。谁欠你的?有些事儿,说来就生气。过去给你的还少吗?人心不足蛇吞象。人要学会感恩,要知足。知足而长乐。不知足,不自量力,早晚要吃亏。到时候撞南墙再回头,也许就晚了。撞得头破血流,何苦来呢!弄不好脑震荡,恐怕连医药费都掏不起,惨不惨?那时候,人家就不管你叫棒子了,叫棒槌。
南面,小岳不断找茬。过去,小岳就是我们家的一个仆人。虽然不是亲生的孩子,我对他视如己出,他家有事,我当做自己家的事,缺人给人,缺钱给钱,缺东西给东西。这些年,翅膀硬了,根本不拿我这个东家当回事,有时候还叫板。前些年,我狠狠的教训了他一回,老实了些时日,最近又有些还阳儿,不断在我南窗前寻衅滋事,说这个是他家的,说那个是他家的。那些个东西,虽然对我家来说无关紧要,但我就是不愿惯他这毛病。哪个是你家的?过去,连你家都是我家的。
还有小费,也跟在小岳后面瞎啪啪,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儿。也说这个是他的,那个是他的,说离他近,离你近就是你的?你还离我近呢!
东边的小个子也是这样。多少年前,小个子就和我家有仇。我这个人,不愿记仇。冤冤相报何时了?过去来我家把我家造了个稀巴烂。后来,别人都说让他赔,我想算了。那么几个钱儿,我也没看上眼。再者说了,如果小个子不来,我们家还是老大当家,还轮不上我呢。从这点说,我还得感谢他。但是,人不能恩将仇报。我不让你赔,是我讲究,你得感谢我,不能拿我不识数儿,还惦记着我家的坛坛罐罐。人有脸树有皮,电灯泡有玻璃,人都有面子,我的东西你拿去了,我怎么跟儿女交代?我还有什么自尊?说到底,这不是东西的问题,是面子问题。你如果硬要拿,我也不是吃素的,不信试试。
说来说去,过日子就是这样,不是内忧就是外患,不足为奇。老人家曾经说过,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不怕。也许有人说,这么大一个世界,还是和大多数人保持一致好,普世价值得遵从。我不同意这个说法。虽然,老人家说过,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但老人家也说过,有时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说到这,我想起来几十年前的常说的一句话: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
虽然,干和不干不一样,干好干坏当然也不一样。但毕竟是干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