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畔踏吧

天下无书则已,有则必当读;宴中无酒则罢,有则必当饮。

 
 
 

日志

 
 

家 兄  

2013-12-22 10:14:30|  分类: 筱墨白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 兄

  筱 非

家有一兄,曰肖波。

家兄,是比较文雅的谦词,说白了,就是俺哥。说家兄而不说俺哥,显得咱有文化。

肖波是笔名。余则成之类擅用化名,演员爱起艺名,作家好署笔名。肖波是中国作家协会名正言顺的会员,著有短篇小说中篇小说长篇小说若干。故而,有个笔名不奇不怪。

我与家兄都比较喜欢文字的东西,或读或写,不亦乐乎。用一句比较过时的词说就是好舞文弄墨。时至今境,墨无以弄,文仍旧舞,笔放下了,键盘则不断的敲。不同的是,我只是在博客胡乱写些所忆所思所想,家兄则著书立说。其著述虽不等身,但绝无辱没作家声名之嫌。其中,长篇小说《杨三姐》被搬上了荧屏,当然,是正版的。盗版的,即杨若兮、寇振海、刘金山等演绎的,虽在央视播出,但属于剽窃加胡编滥造型。因为,其主要情节脱胎于正版,却兀自增添了诸多无厘头,颠覆了杨三姐的形象,歪曲了历史的本来。

家兄出道很早,四十年前即已崭露头角。写报道,写诗,写短篇。在当时的河北文坛,颇有名气。很多后来的著名作家,当时还默默无闻。一九八零年,复刊的《文艺报》,开始介绍全国知名的青年作家,首期五人,即有肖波,其他四人为新疆的艾克帕尔·米来提、内蒙古的巴·布林久赫、陕西的邹志安和北京后来写《少年天子》的凌力。彼时,还没有今天得诺贝尔奖的莫言什么事,也没有同在河北的当今已是中央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主席的铁凝什么事。莫言一九八五年凭借《透明的红萝卜》一举成名,铁凝则在同年凭《没有纽扣的红衬衫》而天下知,浑然都靠了一个红字。肖波与莫言不识,与铁凝相熟。在河北省文代会上,曾同为选举小组成员。两个前后起步的青年,一个已然功成名就,一个仍然默默耕耘。正所谓起得早未必身体好,人生有诸多的不确定性。或许,声名显赫与默默无闻都是人生。不为一己的某些没有得到而遗憾,也不为一己的某些获取而沾沾,更像恬淡的人生。

家兄说起来算文人。只是这个文人并没有上过几年学。严格说,也就是小学毕业。后来赖曾任文化部副部长后来的河北省委书记高占祥的高瞻,进了当时大学流行的作家班,算是有了大专文凭。其所有的文才,现在看来,除了后学,就是天性。

家兄的斋名曰缘槐居。是不是出自蚂蚁缘槐夸大国之句,不得而知。但斋名为浩然老先生亲题,则是确确实实的,有原件与俩人的合影为证。浩然先生已然作古,但他的长篇小说《艳阳天》,在那个时代风靡全国,一时无二。以他的长篇小说《金光大道》改编的电影《金光大道》,成就了王馥荔天下第一嫂的美名。

家兄好饮,只是量不大。半斤八两即彰显。主要表现为健谈、不拘、蹒跚。通俗的说就是话密、喝酒不用让、走路不稳。毕竟是有些身份有些年龄的人,自身的形象和赖以生存的所谓本钱都很重要,后者尤为重要。为人父,为人夫,为人兄长,不能让子急,妻恤,弟妹们惦记。今夕何夕,青草离离。小盏浅醉,莫伤躯体。本真得体,开心健胃,有酒当欢,适可而为。

家兄不谙世事。时而被骗,时而被诳,时而被偷。例如,打车,本来十块钱的路程,被人要去二十;还如,买东西,被人忽悠买假货;还如,卖水果,五斤的东西,只有三斤半;再如,自行车不锁,被人骑了而去。诸如种种,他从不以为杵。我想,或许,是他觉得人人生活都不容易。开出租不容易,做个小买卖不容易,没自行车骑的人不容易,骗人的人尤其不容易。活在世上,总要给别人一点儿机会。

家兄长我四岁。天惠泽,我们都应时节而生。家兄生于一九五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恰值冬至;我则生于一九五四年农历二月二,龙抬头,巧逢惊蛰。历史上,周朝把冬至作为“岁首,汉称“冬节”。孔子讲“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是说冬至这一天城门关隘都要关闭;贸易旅游的停止行动买卖;皇帝也不外出巡视。总而言之,这一天有公职的不用上班,做买卖的停业,旅游的休息,连最高领导也闲了下来。家兄生在这天,故而少了些许浮躁多了些许悠然,心态在越过越少的日子里依然安详

今日冬至,是为家兄之寿诞。物质不灭,万寿却是不能。还好,我等布衣,散淡不奢。世间有甘醇的刘伶待饮,有馥郁的美味待尝,有不尽的欢乐待享,有诸多的责任与肩负,还有若干的构思没有付诸文字,故而,珍爱、珍惜、珍重、珍视生活与自身,应该是兄弟的共同。天命之届,唯盼吃家常饭,读闲杂书,写寻常事,做闲散人。兄弟相见,吃酒饮茶,推杯换盏,其情也暖暖,其意也融融,手足依依,不舍别去。如此,无憾不能永远。

说了以上,不成敬意,抑或辞不达意,旨在聊表心迹。

生命诚可贵,健康价更高。自由虽重要,二者不可抛。吾兄以为然否?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